Chili Tree諮商心理師。喜歡生活,美食,還有人。
邀約、討論,歡迎寄至treetect@gmail.com

 

魚路古道-出遊健行之旅

 

前陣子和朋友提到魚路古道,登山達人朋友說這是老少咸宜的踏青行程,而且在行走過程不會有太多時間曬到太陽,於是大夥約一約,就在超熱的9月底出發了。

由於這次一起出遊的朋友年齡層範圍是「30歲至60歲」,橫跨中年及壯年兩個世代,考量到大家的身體狀況,所以我們真的是以踏青健行為主,如果是這個年齡範圍的朋友們,沒有辦法負荷太困難的道路,可以參考本篇的「超精華魚路古道行程」。

約定早上八點,在台北車站皇家客運站點集合,等待客運期間匆忙吃著早餐,08:00一到,就看到客運緩緩駛進站牌處,本來以為客運是有雙層座椅的,沒想到就是一般的公車,所以座位其實不多。

【圖:皇家客運-座位內部圖】

幸好我們是在發車處-台北車站搭乘,所以大家都有座位,再過2-3個站牌後,座位就全滿了,只剩下站位。皇家客運1717是從台北車站發車,經過劍潭捷運站後,駛向陽明山,最後到金山的一條公車路線。光是坐在位置上,就可以感受到車子開山路晃來晃去了,想到就讀文化大學的學生們,平常要在劍潭捷運站擠這班公車,站著上山,就覺得很辛苦!但是也因為有這班公車,讓我們去魚路古道健行變得輕鬆許多。

約莫過了60分鐘,抵達「上磺溪橋站」,我們事先按鈴下車。上磺溪橋站就是「精華魚路古道」的入口處了。如果怕自己坐過頭,上車時可以向司機知會要在魚路古道下車,司機通常都會很好地提醒你。

【圖:魚路古道入口處】

抵達路口時天氣剛好有點陰陰的,入口照片也沒有那麼清楚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有學生問我,為什麼心理治療中不能說「你好」和「掰掰」,她看了一些書之後還是無法理解,這些話有錯嗎?

 

【社交性語言V.S.治療性語言】

我們先看看「你好」、「掰掰」的話,平常什麼時候會說這種話?當我們在一個社交場合,或是朋友的互動場合,我們會使用這些話作為開始和結束,這是很自然的現象。所以這些話語是一種「社交性語言」,這是在社交關係當中會使用到的語言。

但是進行心理治療時,心理師與個案的關係其實是一種「治療關係」,而不是「社交關係」。在治療關係中,心理師所說的語言,是一種治療性語言,透過彼此溝通的治療性語言,協助個案能夠看見自己,或透過這些語言,讓個案的生活狀態有些挪動。

所以在治療關係中,社交性語言是無法真正幫助案主的,它不僅讓案主在治療關係與社交關係中產生混淆,究竟現在是治療關係?還是社交關係?而且也沒有產生治療效果。

例如,當我們說「你好」的時候,案主的回應也只是「你好」而已,甚至有些案主聽到這句話時,心裡可能會想「你好,但我不好啊」,這是他真實的感受,案主覺得就是不好才來做心理治療啊,為什麼是你好?

當我們說「掰掰」時,案主回應也只能是「掰掰」而已。我曾經遇過人抱怨說「他最討厭別人先跟他說掰掰,會讓他覺得自己被丟棄、被迫斷絕關係的感受,所以只要聽到別人說掰掰,她就一陣怒氣」,每次聽到掰掰時,她心裡就想要怒罵對方。當然這種情況,就可以再去探討「掰掰」背後的意涵了,但是掰掰其實也難以真正成為治療性的語言。

那治療關係的開始和結束,究竟要說些什麼?

當治療關係開始時,可以問「我們這次談什麼?」就可以了。用這句話作為這次治療關係的開始,案主想要討論的是自己的哪些部分。

當治療關係結束時,我們說「下次見」就可以了。下一次我們在同一時間、同個地點,我們再繼續談,用這句話作為本次治療關係的結束。

每個心理師在開始與結束的話語都是不太一樣的,我提供的也是一個概念而已,每個人可以去發展自己慣用的語言。

 

【社交性語言完全不能用在心理治療?】

當然,不是每次的治療都可以做到完全不使用社交性語言。我自己在很多時候也會忍不住使用,像我最常使用的是「最近過得怎麼樣?」這句話。每當我在日常生活中想關心朋友、知道朋友最近的動態時,我就會問他們,當然會因為朋友關係交情的深淺,而回應我不同的話,有些朋友是嘰哩呱啦地聊了起來,有些朋友則冷冷的回應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當班上形成一股惡勢力開始對抗老師時,相信對多數老師都是非常頭痛的,因為一旦不處理好,可能會有許多接踵而來的負面連鎖反應。

惡勢力通常會怎麼形成呢?先說一個小故事。

有一次,班上某位頑皮的男同學,在上課時調皮搗蛋,老師被干擾得受不了,當場指責這名男同學!男同學雖然有錯在先,但是老師不小心罵得過頭,攻擊到學生的自尊心,學生聽了不舒服,便常常在老師的課堂上搗亂,而老師也常常必須要管教學生。久而久之,班上開始以這名頑皮的男同學為首,聚集了一群討厭老師的團體,這群團體專門對抗老師,會講老師的壞話,常常在老師的課堂上擾亂,不把老師看在眼裡。每當老師責罵他們,他們就更討厭老師,更是聚在一起說老師的壞話!

老師變得責罵也不是,不責罵也不是。

【惡勢力團體形成的後果】

如果老師這時候沒有進行適當的介入,就可能會形成兩種現象,一種是班上同學「都討厭老師」,老師成為箭靶;另外一種則是,班上會慢慢形成「極端的兩大勢力」,一群是擁護老師的好學生,一群則是攻擊老師的壞學生。

擁護老師的好學生會不停幫老師說話、拍老師馬屁、一開始還會制止壞學生;而討厭老師的壞學生則是會攻擊老師、上課搗亂,並開始欺壓好學生。兩大勢力因為站在不同的立場,於是會演變成敵對狀態,完全對立,常常在班上鬧得不可開交!

演變到這種情況,基本上班級經營與管理已是八分毀的狀態......。

事實上,多數的老師在惡勢力小團體形成時,就會發現這項問題的嚴重性!老師們並不是沒有發現,通常都是在處理之後,沒有達到預期效果。

【心理師說:惡勢力團體形成的成因】

當學生調皮搗蛋、擾亂上課時,責罵學生是沒有問題的,因為學生確實「有錯在先」。例如我們會責罵學生說「某某某,上課請安靜聽我說。」「某某某,上課安靜!」但是若我們超過了責罵,變成攻擊學生的自尊心,貶低學生的價值,那就會讓「被罵」不只是被罵而已。例如我們說:「某某某,你以為你是老師嗎?」或「某某某,你這麼會講,要不要上台,讓你上課!?」這樣就算是在攻擊學生的自尊心了。

當我們的指責讓對方的自尊心被踐踏時,不僅會讓被責罵的學生感覺不舒服,那種被否定和貶低的感受,也會因為心理受傷而會想要反擊,只是孩子的反擊通常就是反抗老師而已。

如果這名頑皮的同學,他在同學圈就是不受歡迎的,那麼可能就會被班上同學排擠,當然惡勢力團體也不會形成,只會讓這名同學被霸凌。

但是,如果這名頑皮的同學私下是受歡迎又有人緣的,且他的行為班上同學多數可以接受,那麼,當這名同學被老師過度指責時,其他同學因為與他的關係要好,也會覺得自己像是被老師踐踏和否定一樣,覺得不舒服;或是有種看到自己好朋友被老師欺負,而想要幫這名頑皮的同學打抱不平。

當這名頑皮的同學越討厭老師,老師越過度責罵,其他人就會以這名同學為首,站在他這邊,開始反抗老師!這就是惡勢力團體的形成了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【圖片選自Pixabay,攝影者Ben_Kerckx】

擁有情緒調節能力,在生活中是很重要的!但是多數人都難以能夠順利地調節自己的情緒,自己的情緒往往會因為他人而有巨大的波動。

究竟要怎麼培養情緒調節的能力,我們必須先從一個人的「情緒界線」開始介紹。

「情緒界線」的「界線」和「情緒」

這個界限是什麼意思呢?用來區隔「我」和「你」的差別,因為有界限,所以我們才有辦法分清楚自己和別人。

用一個例子來比喻,剛上小學的時候,我們和隔壁同學都會共用一張木製的長型桌子,很多人總是會在中間畫一條線,作為和隔壁同學桌面的分界線!有些人甚至會拿彩色筆或什麼工具的,擋在中間,感覺就像井水不犯河水那樣地,努力維護自己的勢力範圍!甚至一旦隔壁同學「越線」,我們可能就會有處罰!因為對方跑進我們的勢力範圍了!

畫線或拿東西擋在中間的動作,就是在「建立我們的界線」,透過這個線,我們可以很清楚地區別「你」和「我」可以使用的桌面範圍,如果你越界侵犯到我的桌面,跑到我的勢力範圍,我是可以決定要不要攻擊你的。

這就是界線了,我們在還很小的時候,就學會自己建立一套維護界線的方法,當然日子久了,可能因為跟同學越來越熟稔,這個界限就不像以前這麼清楚了,而是會有些彈性,我們因為和對方關係不同,而改變自己「心中的界線」。

 

我們理解「界線」是什麼之後,現在再來想想「沒有界線」的是什麼樣子。

當我們去看電影的時候,座位都是一個個有把手的,它就像是幫你畫好界線一樣,你坐在某一號、某個位置,我們會在屬於我們的座位上好好使用,不會超過別人的座位;然而如果是情侶身分去,可能就會將座位中間的「把手」往上移開,這就好像是將彼此中間的那條線移開一般,兩個人之間是非常緊密,沒有界線的。

沒有界線是什麼感覺?

「在水裡」最適合感受「沒有界線」,可以用浮潛、潛在水中、水母漂游泳的方式,當我們的身體在水中而不碰觸任何其他東西時,會覺得自己和這個世界像是沒有分別,沒有辦法感受到太大的區別,跟水中融合的感覺。我猜,上了月空,穿上太空服之後,無重力的狀態之下,應該也會呈現沒有界線的感覺。

界線和沒有界線就是這樣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【城市獵人劇照】

會看韓劇的城市獵人,不是因為我愛日本漫畫城市獵人,就是因為喜歡李敏鎬而看!!

韓劇的 城市獵人(시티헌터)是2011年5月由韓國SBS撥出的迷你劇,改編自日本漫畫家北條司的作品。雖然是日本漫畫改編,但是內容落差很大,可以用一個完全不同的視角來看這部韓劇。

 

劇情有許多老掉牙的地方,但是這部片在脈絡處理及情感細節我很喜歡,所以忍不住想整理一下自己的心得。

此篇的劇情心得都是爆雷爆內容。

【劇情脈絡】

略。

 

【劇情重要角色】

1.崔英燦:現任總統,早起是五人會的一員。

2.李允誠:李敏鎬飾演,是城市獵人。

3.李鎮標:李允誠的養父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看完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(以下簡稱爆詐2)後,對這一部劇終有完形的感覺。

因為有太多感覺了,所以慢慢打。

在描述爆炸2時,要前情提要爆炸1。

爆炸1當時看完之後,讓我的心緊緊糾結,難以將整部劇拋諸腦後以便完形,哭得唏哩嘩啦。

並不是故事本身,而是故事裡流露的情感太過真實,真實得讓人難以抹去。

爆炸1的爆炸,不只是裡面的主角「陳浩遠爆炸」而已,更多的是,我們站在旁邊的這些人,看著他一天一天邁向爆炸的盡頭,卻好像沒有真正為他做些什麼。

除了難過、傷心的情感之外,難以放下的,是罪惡感。

在最後,王丁筑在廣播電台撥放了Life's a strugglele,用宋岳庭的音樂將我們對死亡產生的罪惡感推至最高點,然後嘎然而止。

就是這個蔓延的罪惡感,讓我每次看這部劇時都很有感觸!(這部劇讓我看了不只1次)

 

對我來說,爆炸1訴說了幾個重點:

1.我們尊敬並期待的老師、警察、議員...這一類的職業,並不如我們小時候想像的那種完美形象,他們除去了這些職業和角色,他們就是活生生的人而已,他們會有很多個人慾望和需求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