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ili Tree諮商心理師。喜歡生活,美食,還有人。
邀約、討論,歡迎寄至treetect@gmail.com

目前分類:專任心理師日常 (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前陣子和實習心理師進行專業督導時,討論到與個案結束晤談情形。

原本每次都乖乖前來的個案,在確定要結束諮商之後,突然開始放心理師鴿子,於是最後一次的晤談,被一再延期。實習心理師不理解發生什麼事,我們一同討論,也一起思考個案的心理歷程,這樣的情況,通常發生在個案不想結束晤談,不想面對關係結束的時候。實習心理師表示:「我有在晤談中跟他確認啊!」但有些時候,個案不想結束也不知怎麼說,或是腦袋知道,但心裡對「要結束」是十分排斥的,所以不知怎麼辦的情況,就「放心理師鴿子」!

這樣的討論,也回想起我第一次當個案,面對諮商結束的情景。

 

我第一次的諮商經驗,是在大四的時期,當時我算是「半個素人」,雖然在課本和電影上看過心理諮商,也因為要考心輔所而開始準備,但完全沒有親身體驗過。因為一些自己的事情,所以我就去學校的心輔單位,歷經兩學期,大約30次的心理諮商,多數時候的經驗都是很好的,過程中我也曾經有臨時放心理師鴿子或胡亂請假。

由於大四即將畢業,於是心理師在下學期時,就和我「預備結案」,我們的晤談,也壓在學期末最後一次,晤談結束後,就接著放暑假了。身為「個案」的我,當時覺得自己好像沒什麼問題了,也覺得自己好像可以結束諮商,進入下一個階段,每次去晤談都感覺像是胡亂聊天。

在最後一次晤談前,我想,要結束晤談了!我也要畢業了!也不知道要和心理師說些什麼,總覺得可以很快結束。

直到坐在晤談室裡,我才真正感覺到要結束諮商了。

我還清楚記得那天的畫面,在晤談室裡,心理師帶了一杯熱飲進來,喝了一口之後,笑著跟我說:「我們今天是最後一次晤談了。」

我點點頭,但心裡面覺得好奇怪!(憑什麼心理師平常都不帶飲料,結束晤談這天帶飲料進來喝?),但是我只有放在心裡沒說出口。

心理師開始幫助我回顧這兩學期的諮商晤談歷程,也告訴我未來若要進行晤談,可以從哪些方向繼續著手,我很認真聽,也覺得心理師說的很有道理。我說了自己這一年的過程,也說了一些感謝的話。

然而,明明晤談就是最後一次,我卻又提到了一些新的事情,甚至超過晤談時間還不自知,當時的心理師好像也很難打斷我。

直到晤談室的門突然被打開,我和心理師同時往外看,有一個男同學說:「疑?!我應該可以進來吧?」

心理師這時卻站起來說:「當然,這是你的時間。」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有些朋友來信提到對心理師的好奇,因此我在這裡一併作為回答。

以下回答真的是我個人立場,因為每個人環境不同,而有不同的看見,因此只是提供我自己的看法,提供大家作為參考,但對於大家的未來生涯,建議還是多看、多聽,並且貨比三家哦!

 

Q1:請問「目前」諮商師的市場是供過於求、供需均衡或是供不應求呢?

(1)目前諮商心理師的專任工作,以北部而言應是「供過於求」,但中部、南部及東部仍然有缺口,所以還是有職缺。

(2)有許多諮商心理師會由「專任工作」轉為兼任工作,亦即我們所說的「行動心理師」,行動心理師的工作非常多元,舉凡進行兼任個別心理諮商;或進行演講;或進行小團體輔導/工作坊,若以北部而言,行動心理師應算是飽和,但中部、南部及東部仍然非常缺乏。

 

Q2:「未來」的新手心理師會不會面臨各機構皆沒有職缺而失業的問題呢?

(1)如果是以「心理師」去搜尋工作,可能會覺得失業率很高,事實上會開「專任心理師」職缺的單位,真的不多!!大部分職缺會在「大專院校」或「各縣市學生輔導中心」,還有一些職缺是開在「社福機構」,極少量的專任職缺會在「公司企業」或是「醫院單位」。因為專任職缺過少的關係,導致多數的心理師會去做鄰近相關工作,例如,擔任「大專院校的資源教室輔導員」,或是擔任「代理輔導教師」...等等;另外,有些心理師可能也因此擔任「行動心理師」,也就是說,擔任「兼職心理師」。所以,我認為未來的新手心理師應該不會有失業問題,但確實可能沒有「專任心理師」的職缺。

(2)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,確實會擠壓到專任心理師的職缺和薪資。我認為在心理師的行業中,真正的重點和困難並非心理師失業,不像的月薪嬌妻那樣,而是你擔任「專任工作」時,所獲得的薪資和工作職缺,可能不符合你對工作的期待和你的投入程度。例如有些大學的資源教室輔導員,也有許多心理師擔任此職務,但是薪水可能是由31,520元起跳;或是各種社區機構,也會希望聘用心理師,但薪水可能是34,000元;甚至許多國中、高中的輔導單位,目前也會找尋「代理輔導老師」,但就是臨時缺。所以這一行的問題,可能不是沒有職缺或是失業,而是工作薪資不高,而且幾乎沒有晉升的空間,因為就是「心理師」。

(3)有些心理師覺得「專任」、「專職」的工作太過競爭,而且通常專任的職缺,不會只是做心理諮商,還要做許多行政工作,因此選擇不擔任專任心理師,而是當行動心理師。若有固定配合的機構,能力夠好,會寫書或演講,行動心理師的薪資待遇甚至會遠高於專任心理師。

 

Q3:請問從準備考諮商所、就讀諮商所到正式進行諮商工作,這三個階段分別會遇到哪些困難?

(1)準備考諮商所方面困難:

由於過往報考人數較多,競爭者眾,但是研究所的名額就是那些,因此光是只有唸書準備,可能是無法考上研究所。且因諮商研究所幾乎都有考「申論題」,因此練習寫申論題是重要的事情。另外,有些研究所甚至會有「第二階段面試」,有些面試會進行「諮商實務演練」,所以若要報名考諮商所,至少對於如何進行諮商要有初步認識。我認識許多人在考諮商研究所上面就花了非常多的心力,重考1-3年者有很多,但因現在少子化問題,諮商所的考試錄取率好像比起以往還要高一點(據我認識的朋友所說的,僅供參考)。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帶領實習心理師期間,聽了實習心理師給自己的回饋與建議,有了一些擔任行政督導的心得。

【本篇尚未完成】

一、將對實習心理師的期待「寫」下來:

行政督導對於自己所帶領的實習心理師是有期待的,就好像是自己的徒弟一樣,希望他能夠在實習期間真正學習到一些什麼,同時又希望他能夠幫忙到自己的業務,另外也希望他在實習期間不要很「白目」,這些期待如果用思考的,就會變得非常地雜亂,因此,若能夠將自己的期待「寫」下來,較能夠清楚了解,我們的期待是有可能達成,還是不可能達成。例如,我們心裡期待實習心理師就像一個已經實習完,拿到證照的心理師一般,什麼都可以做,寫下來之後,就會發現自己的期待不合理,透過寫下來的方式去做對照。

在我的經驗當中,對實習心理師的合理期待可以分為幾項:

1.期待實習心理師了解機構「檯面上規則」。例如遲到、早退、請假、機構的整潔與配備等等,這些機構一般外顯的知識。

2.期待實習心理師了解「業務執行的規則」。例如業務執行可能需要事先準備、計畫書、或是要打電話給導師之類的知識。

3.期待實習心理師了解「自己在意的規則」。例如任何文件檔案需以APA格式填寫,請假一定要前幾天之類的。

4.期待實習心理師學會「做人處事的道理」。例如要跟實習夥伴好好相處,要積極一點之類的。

5.期待實習心理師未來可以成為好的心理師。例如實習心理師可以學到好的習慣,未來可以運用在工作或社會上。

 

二、將對實習心理師的期待「具體化」:

在思考完自己的期待之後,有些行政督導心裡想:「我的期待沒有不合理呀?為什麼他們還是做不到呢!」,並因此對實習心理師既失望又氣憤。在我的經驗當中,往往並不是實習心理師做不到,而是他們根本沒有搞清楚「督導的期待是什麼」。我們以為已經講得很清楚了,但是實習心理師還是覺得很模糊,使得實習心理師在這段關係中要變得小心翼翼地猜測,這也會讓雙方變得很疲憊。例如,我們對實習心理師的印象,往往會用「很積極/不積極」來表達,但「積極」本身是形容詞,是個抽象的字句,當我們告訴實習心理師「要積極」時,究竟實習心理師如何做才是積極?如何做才是督導眼中的不積極?因此,行政督導不只是要將自己的期待寫下來,還要讓這些期待「具體化」。我們必須思考,哪些行為是積極的表現,像我可能會對實習心理師說:1.「在辦公室裡,你要主動地去澆花,沒水就要去澆花」或是2.「電話響好幾聲都沒有人接時,你要將它接起來,並做紀錄」或是3.「學生來時,如果是你的排班日,你需要優先站起來接待,除非學生來找特定的老師」。

透過這些具體化的字句,才會讓實習心理師真正了解我們的期待,以及他可以怎麼做。

這裡提供我自己對實習心理師期待具體化指標,以做參考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多數的心理師,在成為心理師以前可說是「披荊斬棘」旅途,特別是進入「全職實習」這一年。

有別於其他學制的實習,就讀諮商所的學生,在研究所的碩三時期,不僅要自己一間間機構投遞履歷,申請一年的全職實習工作,多數的實習機構也沒有津貼,一週的時間共有四個全天要在機構內進行實習,剩下的一天返校進行返校實習課程,如果因為全職實習機構的相關業務要加班,一整年下來,不僅自由時間極少,連賺錢機會也沒有。我在研究所期間以及出社會工作之後,常看到許多實習心理師非常辛苦的一面。辛苦的地方並非「職場諸多任務」,只要有心,任務都是可以解決的,真正困難的地方在於「如何在機構生存」。

用一句話來形容實習機構的極端差異:

有一種實習機構認為「實習心理師不會機構任務是正常的,所以會協助實習心理師學習這些任務,讓他們順利進入未來職場。」

另一種實習機構認為「機構的任務和規矩是正常人應該都要會,如果實習心理師不會,又沒有主動問,那麼就是實習心理師這個人的問題。」

 

我聽過許多實習心理師的慘痛案例,在這裡就不一一贅述。

有時不免覺得「實習機構真是有點殘忍」,有時也會覺得「實習心理師怎麼那麼蠢!!」

有天突發奇想,為什麼不用一個「實習心理師錦囊」呢?讓即將成為實習心理師的研究生們,可以不必為了這些「機構的通則」傷透腦筋,不必再為了一些行政流程,而耗竭掉自己對諮商專業的熱情。

於是決定先起個頭寫下這篇。當然會寫這篇有個部分也包括,其實我發現自己還滿擅長作訓練以及製作行政檔案有的沒的(請容許我稍微自戀一下呵呵~),所以大方無料分享。

自實習暨就業至今,我的機構一直都是「大專校院」,於是也只能提供在大專校院心理師的經驗。目前擁有的資料,除了我自己原本的檔案之外,還有許多好朋友們的貢獻,另外也有一些部分是來自我「旗下」實習心理師的貢獻,非常感謝這群熱情的心理師以及準心理師們!

 

有關實習心理師實用錦囊,將會持續慢慢更新,希望未來可以更新成一份壓縮完整檔。在各位開始進行實習之前,就可以直接下載錦囊包,先行服用。

如果我的檔案或建議有任何可以修改或新增的部分,也歡迎各位將想要分享的版本寄給我~我會再一一補上。

 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有學生問我,為什麼心理治療中不能說「你好」和「掰掰」,她看了一些書之後還是無法理解,這些話有錯嗎?

 

【社交性語言V.S.治療性語言】

我們先看看「你好」、「掰掰」的話,平常什麼時候會說這種話?當我們在一個社交場合,或是朋友的互動場合,我們會使用這些話作為開始和結束,這是很自然的現象。所以這些話語是一種「社交性語言」,這是在社交關係當中會使用到的語言。

但是進行心理治療時,心理師與個案的關係其實是一種「治療關係」,而不是「社交關係」。在治療關係中,心理師所說的語言,是一種治療性語言,透過彼此溝通的治療性語言,協助個案能夠看見自己,或透過這些語言,讓個案的生活狀態有些挪動。

所以在治療關係中,社交性語言是無法真正幫助案主的,它不僅讓案主在治療關係與社交關係中產生混淆,究竟現在是治療關係?還是社交關係?而且也沒有產生治療效果。

例如,當我們說「你好」的時候,案主的回應也只是「你好」而已,甚至有些案主聽到這句話時,心裡可能會想「你好,但我不好啊」,這是他真實的感受,案主覺得就是不好才來做心理治療啊,為什麼是你好?

當我們說「掰掰」時,案主回應也只能是「掰掰」而已。我曾經遇過人抱怨說「他最討厭別人先跟他說掰掰,會讓他覺得自己被丟棄、被迫斷絕關係的感受,所以只要聽到別人說掰掰,她就一陣怒氣」,每次聽到掰掰時,她心裡就想要怒罵對方。當然這種情況,就可以再去探討「掰掰」背後的意涵了,但是掰掰其實也難以真正成為治療性的語言。

那治療關係的開始和結束,究竟要說些什麼?

當治療關係開始時,可以問「我們這次談什麼?」就可以了。用這句話作為這次治療關係的開始,案主想要討論的是自己的哪些部分。

當治療關係結束時,我們說「下次見」就可以了。下一次我們在同一時間、同個地點,我們再繼續談,用這句話作為本次治療關係的結束。

每個心理師在開始與結束的話語都是不太一樣的,我提供的也是一個概念而已,每個人可以去發展自己慣用的語言。

 

【社交性語言完全不能用在心理治療?】

當然,不是每次的治療都可以做到完全不使用社交性語言。我自己在很多時候也會忍不住使用,像我最常使用的是「最近過得怎麼樣?」這句話。每當我在日常生活中想關心朋友、知道朋友最近的動態時,我就會問他們,當然會因為朋友關係交情的深淺,而回應我不同的話,有些朋友是嘰哩呱啦地聊了起來,有些朋友則冷冷的回應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有一些剛畢業的心諮所學弟妹們,或是想要投入諮商心理領域的人,常常很好奇,心理師的工作,究竟是在做些什麼?

難道就如電視上看到的,進行諮商晤談就好了嗎?在這個世代裡,除非我們很拼命地「接案工作」,否則只有靠在研究所學習到的「諮商晤談」,通常在收入上是非常不夠的。

一般而言,心諮所畢業者,除了決定脫離心理相關領域之外,多數人所從事的心理相關領域,可粗略分為正職工作以及兼職工作。工作類型的部分,我便以這兩者作為劃分。

(一)正職工作類型-專任心理師

1.大專校院的專任心理師

2.國小、國中或高中的專任輔導老師(簡稱專輔老師)

3.縣市學生輔導諮商中心的心理師(例如位於新北市,就會需要跑新北市各小學進行心理諮商)

4.社福機構的專案心理師

5.醫院、診所的專任心理師

6.企業的職涯心理師/諮詢師

7.另外在還沒考到證照,或剛考到證照之初,常常會有人從事大專校院的「資源教室輔導員」作為正職工作。

(二)兼職工作類型-行動心理師

1.大專校院/國高中/社福機構/醫院診所/企業的 【兼職心理師】

2.大專校院/國高中/社福機構/醫院診所/企業的 【講座講師】

3.帶領團體、工作坊【心理師】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前陣子與朋友聊到諮商輔導所選學派的差異。

在現在學習的過程中,常常聽完每個學派之後,就會覺得每個學派都很好,都很適合切入,那到底是要學什麼學派?

假設我們選了A學派,我們怎會知道自己是適合A學派的?說不定我們也覺得B學派很好......。如果用武功比喻好了,你學了「峨嵋派的招式」,你怎麼知道自己是適合這個?說不定你適合「武當派的招式」,有時候又覺得每個招式都很好!

這名原是哲學系爾後轉諮商的友人更是提到,就如同哲學觀點去看待一個椅子,會用不同的角度看椅子;那諮商輔導不也是用每個學派去看個案嗎?

但是當這樣思考時,就會陷入「究竟要選哪個學派的謬誤」。因為這個哲學與心理輔導的討論持續了三個多小時,所以我就直接跳過。

 

每當在討論「我到底是要選哪個學派」時,就會讓我聯想到黑暗精靈三部曲小說的男主角崔斯特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以下這段是超長的前導廢話,可以略過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我不是特愛薩爾瓦多寫的小說(雖然我以前也默默地看完他的經典之作),不過這部黑暗精靈描述的信仰,給當時的我有種堅定的感覺!

 

小說中描述精靈界有幾個種族,其中一個種族是「黑暗精靈」,聽這名字就可以猜到,是超級厲害的大壞蛋種族,既有精靈的敏捷但又很邪惡。而男主角崔斯特就是一名「黑暗精靈」,如果小說描述這個黑暗精靈如何作惡多端,那麼他怎麼可能成為男主角呢?(大多的小說都是走正義必勝的路線),所以小說描述他雖然是黑暗精靈,但是心地超級善良,很不適應黑暗精靈種族的各種規範。

 

(題外話…如果以現今社會來看,他可能就是黑暗精靈種族中,很不配合社會規範的人。在這個種族中被排擠,也很不適應黑暗精靈的社會化生活,所以他可能就會被邊緣化……)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