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照顧者常常不自覺的困在自己生活環境中,和被照顧者一起困住了,走不出來,以至於界限過於僵化,視野變得很窄,對於許多事情往往會變得過度擔憂。」

怎麼說呢?

 

原本你的生活世界稀鬆平常,上班、下班回家,偶爾回家看看父母,或與父母同住。

當某一天,種種因素使你成為照顧爸媽的家庭照顧者之後,你的世界會變得如何?

我自己的經驗以及聽別人訴說的經驗是這樣的。

 

首先,你因對父母的情感而關心父母、照顧父母;慢慢地,你的生活開始有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。

「外面的世界」和「家裡的世界」。

在父母還沒有生病的時候,這兩個世界很相似,但是當父母生病,突發地,你開始面臨到這兩個世界的落差。

要同時揹著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,是讓人感到非常疲倦的事情。

有些家庭照顧者會因此做出選擇。

 

【只選擇外面的世界者】

你的內心往往就會對家裡、對被照顧者產生濃濃的罪惡感。

每次去看爸媽時都會升起一股罪惡感,覺得對不起爸媽,自己選擇了自己的生活,而沒有擔負起照顧爸媽的責任!

然而這個罪惡感更接近羞愧似的,當我們自知無法承接照顧爸媽的角色,反而會越來越脫離家裡的世界,

不想知道爸媽的訊息,不想去看爸媽,偶爾想起來,就會覺得罪惡感,不想面對。

我們稱之為「覺得自己不孝」。

 

【只選擇家裡的世界者】

你會專注在如何將爸媽照顧好,因此也學會許多照顧知能,舉凡洗澡、擦屁股甚或包尿布、抬被照顧者下床。

很特別的是,當你只專注在這些地方時,你的生活世界就會變得與「被照顧的爸媽」一樣。

你沒有時間專注在自己身上,生活視野變得越來越窄。

每天一醒來,就想到照顧爸媽的事情,幫爸媽刷牙、洗臉、吃早餐、洗澡、吃午餐,看電視、睡覺。

日子久了,有時候也會想要過著自己的生活,快樂地出去;可是一想到爸媽沒有人可以照顧,所以也只好繼續照顧著。

漸漸地照顧者的世界,和被照顧的爸媽們越來越相似,照顧者沒有其他的生活,自己原本的生活也被剝奪。

不自覺地就困在自己的生活環境中,困在照顧爸媽的生活中,走不出來。

 

「啊!什麼時候才能放下這樣照顧的枷鎖呢?」

「或許,等到爸媽離開的一天,才有可能過著自己的生活?」

你偷偷地有這些想法,卻又為這些想法感到罪惡,覺得自己好像是在詛咒自己爸媽一番。

有一天你發現,你已經成為了「家庭照顧者」,而且還是被困在家庭的那一種。

你困在照顧爸媽中的家庭照顧者,悲觀地無法期待自己的未來,無奈地好像只能接受自己現在的模樣。

 

被照顧的爸媽,醒來後看到的那一面白色的牆,這是爸媽的世界。

而身為照顧者的你們,好像也被限縮在那一面白色的牆裡,擔憂於死亡的恐懼,生命的恐懼。

 

有些家庭照顧者,開始排斥外來的資源,與被照顧的爸媽一起形成生命共同體。

限縮了自己的生活,抑制了自己的感情,害怕想望自己的未來,想要過著自己的生活,但是不敢。

 

看到了這些,我深深覺得難過、感慨。

不僅僅是照顧者痛苦,被照顧的爸媽們也很痛苦,因為他們的生活變成全然地白色。

 

身為照顧者的你們,知道嗎?白色的牆,那不是爸媽的世界,更不是你的世界。

白色的牆之外,是更大、更寬廣的草原和天空。你可以享有,可以享受!

如果爸媽只能看到白色的世界,那麼你可以用嘴巴,訴說出其他繽紛的色彩!也讓爸媽們可以感受到生活的變化。

 

你不只是照顧者而已,你也可以享受自己的生活,你也是重要的!

當你開始專注在自己身上時,你才是真正對自己負責任,對爸媽負責任。

因為你過得,不是爸媽的人生,你過得是你的人生!

你的視野和被照顧的爸媽一樣大嗎?

不,你的視野可以比他們更廣、更大!不要害怕,不要覺得有罪惡感。

你也可以過著你的人生。

 

如果能在同個場域走出新的路,做新的事,相信對家庭照顧者而言,視框才會變得有彈性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ili Tree 的頭像
Chili Tree

Chili Tree 樹上長辣椒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