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ili Tree諮商心理師。喜歡生活,美食,還有人。
邀約、討論,歡迎寄至treetect@gmail.com

目前分類:【心理師碎碎念】 (2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有學生問我,為什麼心理治療中不能說「你好」和「掰掰」,她看了一些書之後還是無法理解,這些話有錯嗎?

 

【社交性語言V.S.治療性語言】

我們先看看「你好」、「掰掰」的話,平常什麼時候會說這種話?當我們在一個社交場合,或是朋友的互動場合,我們會使用這些話作為開始和結束,這是很自然的現象。所以這些話語是一種「社交性語言」,這是在社交關係當中會使用到的語言。

但是進行心理治療時,心理師與個案的關係其實是一種「治療關係」,而不是「社交關係」。在治療關係中,心理師所說的語言,是一種治療性語言,透過彼此溝通的治療性語言,協助個案能夠看見自己,或透過這些語言,讓個案的生活狀態有些挪動。

所以在治療關係中,社交性語言是無法真正幫助案主的,它不僅讓案主在治療關係與社交關係中產生混淆,究竟現在是治療關係?還是社交關係?而且也沒有產生治療效果。

例如,當我們說「你好」的時候,案主的回應也只是「你好」而已,甚至有些案主聽到這句話時,心裡可能會想「你好,但我不好啊」,這是他真實的感受,案主覺得就是不好才來做心理治療啊,為什麼是你好?

當我們說「掰掰」時,案主回應也只能是「掰掰」而已。我曾經遇過人抱怨說「他最討厭別人先跟他說掰掰,會讓他覺得自己被丟棄、被迫斷絕關係的感受,所以只要聽到別人說掰掰,她就一陣怒氣」,每次聽到掰掰時,她心裡就想要怒罵對方。當然這種情況,就可以再去探討「掰掰」背後的意涵了,但是掰掰其實也難以真正成為治療性的語言。

那治療關係的開始和結束,究竟要說些什麼?

當治療關係開始時,可以問「我們這次談什麼?」就可以了。用這句話作為這次治療關係的開始,案主想要討論的是自己的哪些部分。

當治療關係結束時,我們說「下次見」就可以了。下一次我們在同一時間、同個地點,我們再繼續談,用這句話作為本次治療關係的結束。

每個心理師在開始與結束的話語都是不太一樣的,我提供的也是一個概念而已,每個人可以去發展自己慣用的語言。

 

【社交性語言完全不能用在心理治療?】

當然,不是每次的治療都可以做到完全不使用社交性語言。我自己在很多時候也會忍不住使用,像我最常使用的是「最近過得怎麼樣?」這句話。每當我在日常生活中想關心朋友、知道朋友最近的動態時,我就會問他們,當然會因為朋友關係交情的深淺,而回應我不同的話,有些朋友是嘰哩呱啦地聊了起來,有些朋友則冷冷的回應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當班上形成一股惡勢力開始對抗老師時,相信對多數老師都是非常頭痛的,因為一旦不處理好,可能會有許多接踵而來的負面連鎖反應。

惡勢力通常會怎麼形成呢?先說一個小故事。

有一次,班上某位頑皮的男同學,在上課時調皮搗蛋,老師被干擾得受不了,當場指責這名男同學!男同學雖然有錯在先,但是老師不小心罵得過頭,攻擊到學生的自尊心,學生聽了不舒服,便常常在老師的課堂上搗亂,而老師也常常必須要管教學生。久而久之,班上開始以這名頑皮的男同學為首,聚集了一群討厭老師的團體,這群團體專門對抗老師,會講老師的壞話,常常在老師的課堂上擾亂,不把老師看在眼裡。每當老師責罵他們,他們就更討厭老師,更是聚在一起說老師的壞話!

老師變得責罵也不是,不責罵也不是。

【惡勢力團體形成的後果】

如果老師這時候沒有進行適當的介入,就可能會形成兩種現象,一種是班上同學「都討厭老師」,老師成為箭靶;另外一種則是,班上會慢慢形成「極端的兩大勢力」,一群是擁護老師的好學生,一群則是攻擊老師的壞學生。

擁護老師的好學生會不停幫老師說話、拍老師馬屁、一開始還會制止壞學生;而討厭老師的壞學生則是會攻擊老師、上課搗亂,並開始欺壓好學生。兩大勢力因為站在不同的立場,於是會演變成敵對狀態,完全對立,常常在班上鬧得不可開交!

演變到這種情況,基本上班級經營與管理已是八分毀的狀態......。

事實上,多數的老師在惡勢力小團體形成時,就會發現這項問題的嚴重性!老師們並不是沒有發現,通常都是在處理之後,沒有達到預期效果。

【心理師說:惡勢力團體形成的成因】

當學生調皮搗蛋、擾亂上課時,責罵學生是沒有問題的,因為學生確實「有錯在先」。例如我們會責罵學生說「某某某,上課請安靜聽我說。」「某某某,上課安靜!」但是若我們超過了責罵,變成攻擊學生的自尊心,貶低學生的價值,那就會讓「被罵」不只是被罵而已。例如我們說:「某某某,你以為你是老師嗎?」或「某某某,你這麼會講,要不要上台,讓你上課!?」這樣就算是在攻擊學生的自尊心了。

當我們的指責讓對方的自尊心被踐踏時,不僅會讓被責罵的學生感覺不舒服,那種被否定和貶低的感受,也會因為心理受傷而會想要反擊,只是孩子的反擊通常就是反抗老師而已。

如果這名頑皮的同學,他在同學圈就是不受歡迎的,那麼可能就會被班上同學排擠,當然惡勢力團體也不會形成,只會讓這名同學被霸凌。

但是,如果這名頑皮的同學私下是受歡迎又有人緣的,且他的行為班上同學多數可以接受,那麼,當這名同學被老師過度指責時,其他同學因為與他的關係要好,也會覺得自己像是被老師踐踏和否定一樣,覺得不舒服;或是有種看到自己好朋友被老師欺負,而想要幫這名頑皮的同學打抱不平。

當這名頑皮的同學越討厭老師,老師越過度責罵,其他人就會以這名同學為首,站在他這邊,開始反抗老師!這就是惡勢力團體的形成了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【圖片選自Pixabay,攝影者Ben_Kerckx】

擁有情緒調節能力,在生活中是很重要的!但是多數人都難以能夠順利地調節自己的情緒,自己的情緒往往會因為他人而有巨大的波動。

究竟要怎麼培養情緒調節的能力,我們必須先從一個人的「情緒界線」開始介紹。

「情緒界線」的「界線」和「情緒」

這個界限是什麼意思呢?用來區隔「我」和「你」的差別,因為有界限,所以我們才有辦法分清楚自己和別人。

用一個例子來比喻,剛上小學的時候,我們和隔壁同學都會共用一張木製的長型桌子,很多人總是會在中間畫一條線,作為和隔壁同學桌面的分界線!有些人甚至會拿彩色筆或什麼工具的,擋在中間,感覺就像井水不犯河水那樣地,努力維護自己的勢力範圍!甚至一旦隔壁同學「越線」,我們可能就會有處罰!因為對方跑進我們的勢力範圍了!

畫線或拿東西擋在中間的動作,就是在「建立我們的界線」,透過這個線,我們可以很清楚地區別「你」和「我」可以使用的桌面範圍,如果你越界侵犯到我的桌面,跑到我的勢力範圍,我是可以決定要不要攻擊你的。

這就是界線了,我們在還很小的時候,就學會自己建立一套維護界線的方法,當然日子久了,可能因為跟同學越來越熟稔,這個界限就不像以前這麼清楚了,而是會有些彈性,我們因為和對方關係不同,而改變自己「心中的界線」。

 

我們理解「界線」是什麼之後,現在再來想想「沒有界線」的是什麼樣子。

當我們去看電影的時候,座位都是一個個有把手的,它就像是幫你畫好界線一樣,你坐在某一號、某個位置,我們會在屬於我們的座位上好好使用,不會超過別人的座位;然而如果是情侶身分去,可能就會將座位中間的「把手」往上移開,這就好像是將彼此中間的那條線移開一般,兩個人之間是非常緊密,沒有界線的。

沒有界線是什麼感覺?

「在水裡」最適合感受「沒有界線」,可以用浮潛、潛在水中、水母漂游泳的方式,當我們的身體在水中而不碰觸任何其他東西時,會覺得自己和這個世界像是沒有分別,沒有辦法感受到太大的區別,跟水中融合的感覺。我猜,上了月空,穿上太空服之後,無重力的狀態之下,應該也會呈現沒有界線的感覺。

界線和沒有界線就是這樣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與過動兒的家長在互動過程中,會發現兩種現象:

有些家長會覺得「我的孩子只是比較好動!我的孩子在某些地方就會很專心」,很難去面對自己的孩子有過動/注意力不足症狀。

有些家長敏感地發現孩子有過動/注意力不足症狀之後,決定要好好地教養,卻面臨到漫長的挫折之路。

舉例來說:一項生活習慣,孩子反覆學了3次,我們可能會說他聰明;反覆學了10次,我們會說他資質駑鈍;但過動/注意力不足的孩子,他可能要學20-30次,才有機會讓他放在心裡面。

家長要面對的,不是3次,不是10次,而是20-30次,那一次又一次耐性磨練,辛苦之處常是外人不得而知。

 

【過動兒臨床診斷-注意力不足過動症/ADHD】

過動兒若已達到臨床診斷者,全名叫做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,又可稱為ADHD。

在臨床判斷的病症當中,我們會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會出現兩種型態,主要是「不專注」「衝動與過動」,而這兩種型態,在生活中會表現出三種類型,第一種為「注意力不足的表現」,第二種為「過動/衝動表現」,第三種則是「混合表現」。

要達到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「確定診斷」,需符合一些條件,若要確定自己的孩子是否達到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,還是要到醫院進行診斷。

 

在我自己的教學輔導經驗中,有一些孩子會在「臨床診斷的模糊邊界」,他很難完全符合診斷,但在生活中確實又有這方面的傾向,也是因為接觸過這些孩子,所以我更習慣用「光譜的概念」去解釋孩子的現況,這些孩子雖然沒有達到確定診斷,但在生活中父母也必須要花許多力氣!我對過動兒-注意力不足的孩子有了一些觀察,我稱他們是擁有「跳點式注意力的孩子」

 

【過動兒傾向觀察-注意力不集中】跳點式注意力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pexels-photo-165505

【本圖片摘自Pixabay,作者Sebastian Voortman】

 

 

「親愛的,你可以安慰我,但不用幫我出氣,也不用對我生氣!」

春嬌帶著苦瓜臉回到家中,志明關心她,問她怎麼了。

包包都還沒放下來,春嬌就哭著告訴志明,她跟某個同事阿花因為工作吵起架來,覺得對方蠻恨不講理,自己感到委屈,也覺得很煩惱!

志明先是耐心聽完,聽完之後,覺得阿花這人實在太過分,根本是在欺負春嬌!!

自己的老婆怎麼可以被人欺負呢!?

於是就在春嬌面前咒罵著阿花:「這人真是可惡!蛇蠍心腸!!」

志明罵一罵還不過癮,覺得自己的老婆太委屈了!好像自己也被那阿花羞辱似的,越想越生氣。

於是跟春嬌說:「明天我載妳去公司!順便幫你出個頭,將那阿花還是阿貓的罵一頓!!我看她還敢不敢!」

春嬌一聽到這裡,原本還沉浸在自己委屈的世界裡,整個人突然愣住,眼淚也都收回來了。

「沒有這麼嚴重啦!不需要這樣教訓對方!」春嬌說。

「妳就是這樣被欺負都不會幫自己出聲!明天我幫妳!讓他們知道好看!」志明咬牙切齒地說。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無論孩子今天多麼不聽話,我們斥責他,對他覺得生氣,覺得這些「死小孩!」

在結束一天、上床睡覺之前,請記得,還是要給你的孩子一個屬於他的擁抱。

不論是老大、老二還是老三,每個人都有一個他的擁抱,即使時間非常短暫,但是這一刻,是專屬於孩子與家長的時間。

是孩子暫時獨佔爸媽的時間。

孩子可能在他做了一些爸媽不喜歡的事情之後想著,爸媽可能不那麼喜歡我了,因為我做了讓爸媽討厭的事情。

孩子會開始擔心,他會想辦法討爸媽歡心。

有時候孩子專注力在「討爸媽歡心時」,他就會很難向環境探索。因為專注力都在爸媽身上了,哪有心力專注其他的事情。

所以,給孩子一個擁抱,即使孩子做了許多小壞事,他在今天的結束都還是可以獲得一個肢體上的擁抱,讓孩子安心。

同時,這個擁抱也是給爸媽自己的,無論孩子今天做了多少小壞事,爸媽們有沒有原諒他,但是本質的愛沒有變,爸媽們也可以獲得孩子給自己的擁抱。

 

爸媽們的擁抱對孩子很重要,對爸媽自己也是。

無論今天孩子多麼不聽話,不想原諒他,對他覺得生氣,在最後,他都還是可以獲得你的擁抱。擁抱不代表原諒、生氣,而是身為爸媽的你,願意接受身為孩子的他。

 

如果爸媽做不到,也不要氣餒,或許從小到大你也沒有被這樣對待接受過,要做到這樣對待孩子,真的很不容易。

當然如果你願意嘗試,也可以一起練習看看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明明就是壓榨你,卻說給你學習的機會。

你不學習,還覺得你很不受教!給了你這麼多機會還不爭取!?

 

在公司企業裡,主管給你的工作太多了,每天上班,你都覺得很痛苦!!

每當你跟主管反映的時候,主管都跟你說「我再給你學習的機會耶!別人都沒有,是我看重你!」

於是乎這個看重,讓你繼續被壓榨!!繼續覺得痛苦!

你跟別人反應的時候,他們都不這麼認為,他們說:「這真是一個學習的機會」。

久而久之,你就會想「如果我這麼痛苦,不是痛苦,那是什麼?!」

為了不讓自己這麼痛苦,你就會告訴自己「這不是壓榨,這叫做學習」。

於是,你也會扭曲這樣的經驗!

 

帶著這樣扭曲的經驗,然後當別人被壓榨,覺得很痛苦的時候,

你也會告訴他:「這不是壓榨,這是學習!」

 

而當你已經習慣這麼痛苦,有一天當你沒有這麼多任務的時候,你還會很不習慣!自己找很多事情來做,讓自己變得痛苦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圖片來源:pixabay

面對耍脾氣的孩子,該怎麼辦?

「老師,我輔導的小朋友,一直不想寫數學習題,只想要玩!但作業本來就是他要完成的,我只好耐著性子哄他趕快寫,結果小朋友突然開始不講話,不寫作業,也不看我,就這樣過了半小時!這個半小時真的很難熬!老師!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!?」

 

學生向我反映輔導小朋友的狀況,其實許多爸媽常常碰到這樣的情況,孩子耍脾氣的時候究竟該怎麼做?

 

有的爸媽看到小孩子這樣,忍不住罵他:「本來就是你要寫完的!你有什麼權利生氣啊你!!」

或是乾脆體罰他:「這麼不聽話,欠教訓!!」心裡想,他就是要寫啊!不然要怎樣?

 

有的爸媽看到孩子這樣發脾氣,孩子遇到自己不喜歡的事情,不想讓孩子不高興,所以就和孩子說:「算了算了!,不喜歡就不要寫,也不是一定要寫啊~」於是小孩子的沈默不說話,換得不用寫自己不喜歡的作業!

 

有的爸媽心裡非常不認同孩子耍脾氣,但是氣在心裡面,又不敢罵孩子!所以就變成「你不說話,我也不說話!」彼此看誰撐得比較久。

 

要面對孩子這樣的情緒,實在讓人有些不知所措!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girl-863686_1920

痛苦的第三者

「我不知道為什麼我還留在這裡。」娟哽咽地說。

我有一個對象,他不是一個人。

我們兩個相處時沒有正常的空間,也很難讓別人知道。

我知道自己不對,真的很不應該,我想逃走,可是我走不開。

我用了很多方式!也換了工作轉移注意力,可是這樣的我根本無法好好工作,常因為能不能跟他見到一面,而影響我的心情。

前陣子他出差工作,我們又沒有辦法見面了......。

我覺得自己很對不起他的老婆,可是他和老婆相處愉快,沒有辦法陪我的時候,我又非常忌妒她,為什麼她可以佔有他。

我希望他只屬於我一個人......但是不可能!!

娟哭喊著。

 

糾結地心情,一段痛苦的關係。

 

第三者似乎並不是一開始就變成的,而是慢慢地、一步步地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本圖載自pixabay網頁

無法安慰下屬的主管

員工A覺得自己的工作量已經不堪負荷,思考過後,決定向主管討論自己的負荷狀況,也希望將某些工作事務在會議上檢討:「是要多請人?還是要重新分派一些業務?」

員工A鼓起勇氣走進主管的辦公室。

「主管,我覺得自己工作量真的太多了!每天都加班,在這樣的時間之下,我真的做不完......」

主管雖然很有耐心地聽員工說了10分鐘,並且試圖想要安慰屬下。

「妳真的辛苦了!要做那麼多的事情!真的很累人。」

「妳這樣講,就讓我想到以前自己一路走來的事情!以前我們剛當員工的時候,天啊!那更操勞,一個人當兩個人用啊......」

「我以前根本做不完,直接睡在公司!隔天繼續起來做,跟老闆提出來,老闆表示你不做還有很多人想做......」

於是乎反而變成主管向屬下訴苦了20分鐘,他一路工作的辛勞往事。

最後,主管向屬下打氣:「我真的覺得很不容易!所以我們一起加油!」

然後結束了這個對話。

員工A可以感覺到,主管似乎想要安慰她,卻也覺得,主管好像沒有把她的話聽進去,只是拼命說著自己以前的往事?

走出辦公室的門口,她覺得沮喪和洩氣!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圖片載自Pixabay

認真工作,錯了嗎?

業務員小英,剛到一個新的工作領域。

主管錄取她時,告訴她:「妳是我選出來的!好好把握!!」

業務員小英聽到主管這麼支持她,也非常認真工作。

 

週五開會時,主管交辦了員工各種不可能達成的工作任務,以及不合理的業績要求!

會議結束,業務員小英看到這些處理不完的工作事項,雖然感到壓力很大,但是主管說要做,自己只好拚著命完成!!於是利用了下班時間,還有兩天休假時間,沒有休息趕工這些業務。假期結束,隔天到辦公室時,同事們囔囔著主管交辦的工作事項根本不合理!業務員小英卻沒有做任何表示,雖然小英也覺得不合理,可是老闆都交辦了!!自己不完成,要怎麼跟老闆交代呢?

等到要交功課時,其他同事跟主管報告工作量負荷太重,根本做不完!業績訂得太高,根本無法達成!結果主管卻拿小英出來當範例:「你們說做不完,但是小英卻做完了,一個新人都比你們還認真耶!你們是真的做不完嗎?」

同事的意見被駁回,主管依然給大家如此繁多的業務。

就這樣惡性循環,每次只有小英如期交辦工作任務!!主管很喜歡小英!但是同事們卻越來越討厭她!覺得小英心機很重、拍主管馬屁,甚至偷偷在主管面前講她的壞話,每個行為都被放大檢視。

久而久之,主管也開始有些排斥小英,覺得她是不是心機很重的員工?不然為什麼其他下屬都在說她的壞話。

小英覺得很委屈!自己可是做牛做馬,花了自己休假時間,結果不僅同事不支持,主管也不喜歡!

最後,在工作量負荷不過來,工作同事、主管也不支持的情況下,小英提了辭呈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以上圖片來源:Pixabay  攝影者:Qiuyang

有一位母親,因為某些事情,一直不停地跟我說「覺得自己好丟臉,不是一個好媽媽」。

她覺得對不起孩子,在孩子需要她的時候,她覺得自己沒有做到媽媽應該有的照顧,反而只有照顧到自己的滿足和快樂。

她覺得好丟臉。

她每說一次,我就覺得她好像好像鑽進自己的洞穴裡,沒有辦法探出頭來。

 

「丟臉」其實是一個重要的經驗,感覺到「丟臉」,她就會意識到這件事情對生命中的影響。

但是當她說自己很丟臉的時候,好像就停在那裡了。

 

想像一下,當我們覺得「丟臉」時,是什麼感覺?

會想要往地洞鑽,會想要讓自己消失,這「丟臉」的情緒,關注的重點在於「自己」。

事實上,關注著自己,並將自己藏起來,確實可以停止自己生活中所做的某些不好的行為,因此傷害會降低!

畢竟你不再作一些傷害的事情了。

但是讓自己停止之後呢?接下來呢?丟臉之後,如果沒有更多其他的,那這樣的丟臉,就完全沒有任何效果了!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「你的眼淚究竟想說些什麼?」

我曾經被這麼問。

 

我是一個很愛哭的孩子,每次只要碰到一些事情,一急之下就哭了。

不管是什麼負面情緒,有時想起一些委屈的事情,也會哭得一發不可收拾,無法自拔,但是哭一哭就會覺得舒緩點。

當時說不出來,總覺得有好多的情緒滿滿在胸口,好複雜的感覺,經過了好久的整理,我才漸漸明白了我的眼淚。

那是一種安慰自己的眼淚。

 

後來我遇見一個成年已婚女性。

她的外表很整齊,很有規矩,也非常和藹,很多時候都能侃侃而談。

但是每次只要一談到家裡,她就會流眼淚。

特別是抱怨母親時,一方面她感覺罪惡:「自己怎麼可以這樣抱怨母親呢?」

另一方面她卻會不自覺地流下眼淚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當伴侶對你說「你都不懂我的心」時,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?

 

有些人聽到這句話,會非常生氣!想著「我都已經掏心掏肺地去瞭解你了,你還不滿足是想怎樣?!」。

有些人聽到這句話,會非常難過......,想著「我是不是自己哪裡做不好,自己什麼都不會,連自己的男朋友/女朋友都不懂。」

不管怎麼樣,其實我相信如果在意你的男朋友/女朋友,聽到這句話的感覺,一定都是有點挫敗、沮喪的感受。

到底要怎麼懂「」?!

有時我們真的很想要把心挖出來,看看它到底長什麼樣子!

但我們不是周星馳演的齊天大聖東遊記之月光寶盒,無法進入他的心裡面,看看心究竟被滴的是眼淚還是口水。

所以只能靠著彼此之間的情緒和感受來瞭解。

人與人相處之間,情緒本來就是非常重要的一環!!人天生就會表達自己的情緒,也有展現自己情緒的需求!

當周圍產生「非預期的狀況」或是有著「突然變化的刺激」,情緒就會自然發生。

人家說「愛情來了,擋也擋不住」。不如說是「情緒來了,擋也擋不住。」

 

心理學家Paul Ekman在早年研究中,發現人類有六種基本情緒,分別是喜(驚喜)、怒(憤怒)、哀(悲傷)、樂(快樂)、害怕、厭惡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【圖:你的名字宣傳海報】

 

日本動畫電影「你的名字」,挟著日本高人氣的宣傳。

有著許多日本傳統民俗的意涵,也有許多日本集體潛意識。

包括一夕之間全部都消失的,失落的,還有渴望完整的。

所以也包括了許多心理上意涵,我忍不住想起了榮格心理學大師所說的Anima和Animus。

 

這部影片可以從「初戀」的感覺開始說起。

對於初戀,是我們戀愛中印象最難以抹滅、最深刻的一部分,有人說:「初戀最美。」

美的是什麼?其實美的不是初戀,而是一種自戀。

 

小時候,我們覺得自己缺乏,或是很渴望的部分,往往會成為我們日後期待的Ideal Model,也就是我們心目中渴望的靈魂伴侶。

我們將自己渴望和缺少的地方,投射在靈魂伴侶身上,期待對方能夠擁有,一旦我們擁有這個靈魂伴侶時,我們就好像也擁有了這些缺失或渴望的部分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有時候我們站在受害者的角度,以為自己是受害者,覺得自己好委屈!痛苦又傷心到不行。

結果一回頭才發現,那個讓自己站在受害者位置的人,正是我們自己!

 

在我的生命經驗中,我常常會忍不住覺得自己好委屈、好苦哦!

也會在別人遭遇某些事情時,覺得那些人真是委屈啊!也讓我都難過起來!忍不住想要幫忙對方!當個英雄救美的角色~(雖然我是女的)

經過了許久,我才能慢慢地不讓自己總是陷入「受害者情結」。

 

記得小時候的某次,學校老師在放寒假前,問大家:「寒期輔導有誰無法準時到學校呢?」

我當時想了想,就舉了手。(全班就我一個人舉手)

老師生氣地問我說:「為什麼?沒有特殊理由就沒有遲到的藉口!」

我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,突然覺得好委屈哦!眼眶紅紅的,卻也只能默默地把手放下。

當時委屈的想著:「沒有人會叫我起床,因為阿嬤寒假不在家!」

 

我是阿嬤帶著長大的孩子,從小就是阿嬤叫我起床上課的。

但是當時的阿嬤,預計寒假時要去親戚家玩耍長住,於是就不會有人叫我起床了。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有時父母會覺得小孩不夠知足感恩,但是若我們在給孩子禮物的時候,總是要叫他記得感恩與珍惜,那麼孩子又能夠在哪裡感受到自己的價值存在呢?

 

有一天,我送了小姪女一個粉紅色的禮物。

小姪女收到之後,一副沒有很喜歡的感覺,她說:「謝謝,可是我不喜歡粉紅色的,我喜歡藍色的!」

我恍然大悟地跟小姪女說:「是哦!那我下次買禮物,要買藍色的囉?」

她開心地點點頭。

可能有些人會覺得「她真的很不禮貌耶!」

但我喜歡小姪女勇於表達自己意見的樣子。

 

有些孩子不一定有機會這麼做,不一定能夠說出他自己的感覺。

有時候在孩子收到禮物時,身為父母的我們,深怕孩子不知道這些禮物的價值,不懂得別人的心意,於是趕緊告訴孩子「做人的道理」!

我們很快地告訴孩子:「要珍惜啊!」、「要感謝對方啊!」,所以孩子在還搞不清楚狀況之際,就馬上要按照父母的指示:「身心感恩又感謝!」。

 

偶爾在必須要社會化的場面時,小朋友這樣的感恩與感謝是必要的。

但是,若父母總是用這樣的方式對待孩子,那麼小孩子就不會學到感謝與珍惜,他學到的只有心靈上的匱乏。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《有了歸屬感,才開始學會親密。》


很多男人或女人在單身的時候,常會說自己想要自由,自己還想要一個人好好地過生活。

特別的是,當你碰到某些人的時候,這些自由啊,一個人過之類的話就消逝得無影無蹤。

你突然會有種想要被「這人」屬於的感覺。不是他屬於你,而是一種你想要屬於他的衝動,你希望被他屬於著的渴望。

我們可以說,「這個人」讓你有了歸屬感,讓你有了安全感。

 

有些人不停追尋著人與人之間的親密感,渴望著與人相愛,但是越追尋著,越感覺不到親密感。

對於要與人親密,感覺害怕,總是與人隔著一層距離才感覺安全,因此陷入親密感與否的掙扎中。

你可能會想「真的嗎?」事實上真的很多人對於親密感是害怕的。

這樣的親密感掙扎,並不是你真的害怕親密感,而是來自於歸屬感缺乏

 

當我們感覺不到自己的歸屬感時,我們像是沒有家一樣的根漂流在外,覺得自己不屬於任何一個地方,因此感到恐慌、孤單,甚至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。

「親密」是要感覺到自己,也要感覺到別人,當你感覺到兩個人時,你才感覺到親密,所以親密是兩個人的事情。

可是,當你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時,你又如何感覺到別人呢?就算你說,你可以感覺別人的,那也不是完全的!!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我希望我的家人能夠了解我。」他說。

說著這個渴望的時候,彷彿也透漏了對自己爸媽的失望。

爸媽不夠了解自己,不夠懂得自己,不夠疼惜自己。

 

當我們是小孩子的時候,爸媽用他們粗魯的方式對待著自己。

被這樣對待的我們,內心渴望著有一個愛護自己的爸媽,可以了解自己的爸媽。

當時得不到這樣爸媽的我們,內心裡被父母粗魯對待而感覺的痛苦和傷害,使得我們停留在小時候的自己。

人和腦袋雖然都長大了,但是當時的痛苦太強烈、傷害太劇烈,於是我們的心為了保護自己,就將那時的我們凍結了。
 

凍結的是什麼?害怕自己不是真正被爸媽所愛,害怕著爸媽根本不愛自己,於是才會這樣粗魯對待自己。

 

我們開始編織一個想像中的爸媽,那個爸媽會完成我們想要的一切,他會了解我、關心我、愛護我,用著我最舒服的方式對待我,懂得我愛吃什麼。

我們期待世界上有這樣的爸媽,甚至想像別人的爸媽都長那個樣子,別人都有好棒的爸媽。

我們覺得這樣才是愛自己的爸媽!

 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「照顧者常常不自覺的困在自己生活環境中,和被照顧者一起困住了,走不出來,以至於界限過於僵化,視野變得很窄,對於許多事情往往會變得過度擔憂。」

怎麼說呢?

 

原本你的生活世界稀鬆平常,上班、下班回家,偶爾回家看看父母,或與父母同住。

當某一天,種種因素使你成為照顧爸媽的家庭照顧者之後,你的世界會變得如何?

我自己的經驗以及聽別人訴說的經驗是這樣的。

 

首先,你因對父母的情感而關心父母、照顧父母;慢慢地,你的生活開始有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。

「外面的世界」和「家裡的世界」。

在父母還沒有生病的時候,這兩個世界很相似,但是當父母生病,突發地,你開始面臨到這兩個世界的落差。

要同時揹著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,是讓人感到非常疲倦的事情。

有些家庭照顧者會因此做出選擇。

 

【只選擇外面的世界者】

文章標籤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