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以為對面有人
原來老是空著的

我以為能說服自己
終究還是不正當的

所以每次都有反應
些些地誇耀聽來也都刺耳

或許那才真是事實
而我恣意地扭曲了


我以為能夠慰勞自己
原來忘記身分了

Chili 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